「可持續」一詞經常被我們掛在嘴邊,時裝美容界可能會用源於塑料瓶的尼龍製作面料、包裝採用可降解的材料與再生紙製成,或者精挑細選對動物零虐待的物料,形式上可以用上千方百計,然而我們守護的到底是什麼?好端端的為什麼向「可持續發展」而努力?是為了擦亮品牌形象,還是別有用心?其實我們的地球從來就不能好端端,根據非政府組織Zero Waste Europe的研究,僅在二○一八年,美容和個人護理產品就產生了一千四百億個包裝,還未計算香水和髮膠中的揮發性有機化合物導致的空氣污染;柔珠和塑膠微粒(如閃光粉)等不可生物降解,經過排水管後最終會進入河流和海洋,被海洋生物吃掉;防曬霜有可能會毒害珊瑚礁等等的問題。

 

聯合國環境與發展世界委員會在一九八七年的報告《我們的共同未來》中,定義了「可持續發展」是「既能滿足當代的需要,而同時又不損及後代滿足其本身需要的發展模式」。從保護動物、海洋、土地乃至人類自身做起,了解到「可持續」的本意和重要性,才不至於讓環保視為形式上的功課,而是真正以匠心工藝、在美容界承擔社會責任。

 

只要一天還活在地球上,我們就不能對這些議題視而不見,因為健康、環境與美容本來就息息相關,守護居住地,也是守護自己的肌膚。法國美妝品牌Clarins的創辦人孫女Virginie CourtinClarins認為,作為人類,最重要的是聆聽:「根據我祖父Jacques Courtin-Clarins的說法,他通過傾聽女人和大自然來建立自己的品牌。今天,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覺得這個建議是正確的,彼此傾聽,才可以擁有和平的世界,傾聽大自然,確保我們都在保護世界。」

 

品牌的成功,其實應該歸功於植物的研製和尊重大自然的理念。數十年來他們的研究團隊走遍全球,分析植物的根部、莖部、花瓣和葉子等部分的功效和安全性。同時從不採收瀕臨絕種的植物,保育生物的多樣性;Virginie修讀過自然療法(Naturopathy),明白到所有植物都很重要和強大:「在Clarins,我們的配方使用了二百多種植物,每種都有自己的功效。我想談談龍膽(Gentian),它是我們在私家農場和開放實驗室Domaine CLARINS種植的高山植物,具抵抗力,我們將它放在我們的新清潔產品中,也因為它保濕、鎮靜的特性,可製成卸妝液。而雙重精華液能找到的伽藍菜(Kalanchoe),則是一種在馬達加斯加生長的神奇植物,它像海綿一樣,有助於皮膚促進玻尿酸的合成。」

 

從大自然母體中得到了護膚的力量,回饋它也是應該的:「今天,我們對氣候變化和我們對自然的傷害有了更多的了解,所以我們必須愛護它,確保下一代能夠了解大自然的多樣性和美麗。環保是一個良性循環,只有通過保護自然,才可以確保我們的資源和未來。」不能再對環境破壞袖手旁觀,Clarins承諾在未來五年內將碳排放降低30%,在二○二五年使用80%的有機成分,100%的包裝可回收利用,同時繼續支持自然、兒童與健康的議題,不會空口講白話。問到Virginie什麼是Inner beauty,她只回答了三個詞語,卻已完美概括了她的可持續理念:「慷慨、同理心和行動」。

 

Chantecaille以具蛻變、新生寓意的蝴蝶推出二○二一年限量版春日彩妝系列,期許人們如蝴蝶般擁有破繭的勇氣和耐性,靜候一天振翅高飛,帶來撫慰人心的正能量也讓大自然有重生的機會。限量版春日彩妝系列的收益將回饋致力保育無脊椎動物及其棲息地的非牟利機構Xerces Society,透過捐款機構能於加州中央谷地開發超過四十公頃的自然生態環境予蝴蝶及其他授粉媒介棲息,如此具意義的行動相當值得支持!

 

向來重視可持續美容和保育的Chantecaille,由二○○六年開始每年都以瀕危動物為主題推出保育彩妝系列,例如非洲草原奔馳的獅子、獵豹和犀牛,在深藍無垠的汪洋裏暢泳的鯨鯊和海龜等,以喚起大家對環境保育的關注,一切源自於創辦人Sylvie Chantecaille自小對大自然的熱愛。

 

每年帝王蝶均會集體遷徙,於加拿大北部往來加州及墨西哥僅餘八至十個棲息地,數以百萬計的蝴蝶形成漫天橙暈的壯麗景致。唯近年日趨土地開發及砍伐樹林,均嚴重破壞帝王蝶的生態系統,農業使用的殺蟲劑、全球氣候暖化等原因也導致大量蝴蝶脫水及死亡,帝王蝶更被列入瀕臨絕種生物。超過十五年前,Sylvie於花園發現帝王蝶消失無蹤,「我很愛蝴蝶,當我發現花園中的帝王蝶數目驟降便上網搜尋原因,知道除了是環境轉變外,人為活動對生態的改變也是原因之一,如單一種植經濟作物等,因此我們便設計了一款藍色蝴蝶壓印眼盤。」首個保育系列由此誕生,更為當時合作的慈善團體Monarch Butterfly Fund籌得二萬五千美金。今年蝴蝶再度成為第三十一個保育系列的主角,為地球的永續盡一份心力,為無法言語的動物發聲。

 

需要守護的還有公義,要關注農民和工廠工人,時裝界有Fashion Revolution的#whomademyclothes全球行動,為製作衣服的工人們向時尚品牌發聲,引起消費者對衣服生產過程的關注;美妝界其實也能關心這個議題,只要我們能選擇採取公平貿易的產品,就能當個有道德的購買者。公平貿易(Fair Trade)指的是以被邊緣化的生產者的利益為先,讓發展中國家的農民和工人得到合理回報,原則包括保障生產者發言權、確保工人自願提供勞動、得到合理回報、愛護大自然、保障性別平等和安全工作環境。市面上不少產品會印有公平貿易的標籤,讓消費者可以自由選擇合乎公義的貨品,當中比較流行的有以「有機耕種」的方式耕種的咖啡和巧克力。

 

至於美容界,向來採用新鮮材料為原材料的英國品牌LUSH其實是個不錯的例子,他們會尋找採用可持續方式和可追溯來源地的供應商,而且採購團隊會與農民直接溝通,透明度很高。以睡公主潤膚乳Sleepy Body Lotion為例,它採用了零陵香精萃,加入了含溫和燕麥片的浸泡液和有助紓緩的薰衣草花,其中零陵香豆來自巴西亞馬遜東南部欣古河畔的不同社區,是一種非破壞性的作物,能與各種植物一起生長,可惜在過去的四十年,雨林中有五分之一的林木遭到砍伐,為了保護雨林,非政府組織於是與一些土著部落合作,幫助土著族羣推廣可持續採伐的非木材產品進入市場,亦可以讓他們獲得收入之餘,同時保持土著領土的完整和文化。而為了避免中間人剝削村民的利潤,LUSH選擇直接從生產社區購買零陵香豆,也會預先支付購買零陵香豆的款項,不會等到貨物運往英國後才付款,如此一來,當地居民能盡早收到他們應得的報酬,鼓勵他們繼續耕作並保育森林;同時品牌也於巴基斯坦建設了工廠,把玫瑰花製成玫瑰浸膏,為當地的年輕人提供就業機會,建立可持續發展的業務。

 

LUSH向來致力守護公義,支持公平貿易的當然不止他們,L’Occitane的#NotJustSuppliers計劃,也確保了Melvita和L’OCCITANE en Provence的主要原料77%已通過公平貿易認證,同時推動女性領導,讓她們能與男士平分秋色,支持這些美容產品背後無形的勞動力。

 

你也許聽說過”green beauty”,但是”blue beauty”才是席捲整個美容界的新興趨勢,致力保護海洋,不使用任何會破壞海洋生態的成分,利用更道德的方法或減少用上海洋生物作原料,如從鯊魚肝中提取的角鯊烯和海藻,包裝亦盡可能「走塑」,以下三大美容品牌可算是海洋守護者?

 

為紓緩塑膠對海洋的影響,Caudalie宣布推行「100%海岸清潔塑膠回收計劃」,承諾全力收集海岸垃圾,而且將當中的塑廢料進行回收再造成多種再生物料,以全數抵銷其每年生產的塑料數量,期望透過對等方式減少塑料垃圾。計劃最後落實於東南亞等地區進行,事關當地有極大量的海洋垃圾,不但污染海灘和海岸線,並對海洋生態造成嚴重威脅,品牌與當地居民合作進行海岸清潔和收集塑料作回收再造,短短一年已收集超過六百噸塑廢料,塑廢料被改造成多種再生物料,例如轉為汽車燃料、房屋和道路的建築材料等,而全數收益撥歸當地居民,為廢膠賦予新用途。

 

La Mer跟大海的關係是密不可分,海洋是品牌的靈感繆斯,生長於深海的海藻更是其皇牌核心成分Miracle Broth™活膚精華的原料,藉其賦活能量和修護力,發揮強大的活膚效果。品牌於二○○七年創立「La Mer Blue Heart海洋保育基金」,每年籌辦各個大型活動,透過慈善捐款、環保宣導、淨化海灘等實際行動,在世界各地撒下守護海洋的種子,教育新一代以行動共同守護這片蔚藍。

 

One Ocean Beauty在香港仍屬小眾品牌,暫時只於官方網站和NET-A-PORTER有售,誕生靈感來自創辦人Marcella Cacci在海邊感受到的幸福感覺。品牌摒棄從海中採摘的方式,透過繁殖海藻類的海洋提取物,將尖端科學技術與天然原料結合,研發出具抗衰老功效的活性成分,確保過程中不會對海洋生物造成傷害。產品的包裝亦相當簡約,而且從內到外都是可回收利用,是百分百可持續發展的美容產品。

 

起牀第一件事除了滑手機,便是刷牙洗臉,以三個月換一枝牙刷計算,每個人一生約消耗四百枝牙刷,牙刷多以塑膠物料製成,無法分解而且通常沒有回收。近幾年台灣開始流行竹牙刷,如好日子(agooday)的出品,刷柄用上孟宗竹製成,再塗上亞麻籽油稀釋的蜂蠟,隔除水氣避免發霉,而刷毛則用上由蓖麻油提煉出來的纖維所製再生尼龍,整枝牙刷走「塑」,100%可自然分解。

 

由日常生活每件小事做起,一起守護世界!其實在香港也能買到有着純素、成分天然甚至有機、不經動物測試等定義,追求對環境和人體無害的產品。以下介紹的九款潔淨美容好物,快入手展開對肌膚和地球友善的綠色生活吧!

 

比起直接用手搓開洗面乳,不少人更喜歡利用起泡網製造更細緻、綿密的泡沫,節省洗面乳的用量,也能更深入毛孔清除污垢。但一個塑膠造的起泡網只是十元八塊,用舊了、變黃了便隨手扔掉,對環境造成負擔。以天然植物劍麻纖維製成的起泡袋,即使不停摩擦亦不會產生污染物微粒,可將肥皂直接置於袋中,濕水便能起泡。

 

市面上牙線多用尼龍鐵氟龍絲等人造纖維製成,在自然環境中不可分解,其實亦有更環保的代替品。改以蠶絲造的牙線強韌有彈性,遇水會稍稍膨脹,更容易清除積藏於牙縫的髒物,用完可添置補充裝。

 

無論你有無化妝的習慣,每日的護膚步驟都會用上化妝棉,用一次便丟棄很浪費吧?女星Emma Watson曾接受雜誌訪問時表示,英國手工製品牌Tabitha Eve的環保潔膚棉是她手袋必備小物。圓形的化妝棉以有機棉和竹纖維製成,吸水力強且具有天然的抗菌和防臭功能,十分耐磨約可用兩至三個月。用其卸妝或拍上爽膚水後,只需用洗手液清洗便回復潔淨。

 

英國純天然女性護理品牌&SISTERS推出的棉條、護墊、衞生巾皆以100%有機天然棉製造,連防漏底層亦以玉米澱粉製成,能生物降解,不含香料及人體有害物質,適合敏感肌膚使用。

 

每次生理期,身心皆受盡折磨,要忍受子宮的疼痛,又要擔心出現滲漏的情況。月事講環保,早有月經杯的誕生,但要置入體內、私密度高的產品未必適合所有人,早前在美國大熱的月經褲會是更貼心的提案!美國護理品牌Thinx於二○一四年成立,創辦人少時曾因月經外漏而被同學取笑,深明生理產品「防漏」的重要性。月經褲與一般內褲的外形無異,配以四層設計,能鎖上高達兩條棉條的月經容量,透氣防漏亦做到無臭效果,難怪網上好評如潮,不少女生表示在流量多的晚上穿上月經褲睡覺,亦能安然守住防線,每次用後只須洗淨晾乾即可再度使用。

 

Inlight Beauty以傳統煉金術結合現代科學研製產品,由多種植物精油提煉出「無水配方」,成分純淨天然不含化學物料及香料,至今已於國際間榮獲十六個獎項及多個天然認證。而且配方接近人體皮脂分泌,質地輕盈不黏膩能被皮膚迅速吸收,提供深層保濕亦可作妝前打底之用,敏感性皮膚都適用。

 

美國有機化妝品Vapour Beauty的產品中加入純天然及抗氧化植物精華,可以化妝同時護膚,孕婦同樣適合使用。產品不用化妝掃就能於唇頰兩用,更加入有機牛油果油、荷荷巴油、脂肪酸及有機乳木果油,滋養肌膚。

 

Fenty Beauty,產品一直備受大眾喜愛,決定再下一城推出護膚系列Fenty Skin。產品採用不含油脂、純素及無麩質配方,包裝亦以保護珊瑚礁生態的成分和可回收的環保物料製成。晚間修護的面霜加入卡拉哈里瓜油和透明質酸,為肌膚注入水分,打造光滑飽滿的肌膚。